• try posted an update from boyfriend 2 years, 7 months ago

    第一章 不速之客推拉力计 2(5)
    推拉力计 北方驾校 北京最好的人流医院 西服定做 扫描枪 不锈钢接头 贷款公司 隔热材 真皮女包 自行高空作业车 混合机 北京海淀医院地址 喷泉 不锈钢接头 一氧化碳报警仪 热油泵 节能空压机 asu 白癜风症状 慢性宫颈炎如何治疗
    “不说这事儿,伯杨,在我家里可不能犯戒。”夏闻天从舒伯杨脸上,已经意识到什么。舒伯杨能来,就证明问题还不是太严重,要不然,舒伯杨也不敢在这种时候公开上他的门。他心里一松,怪自己刚才太荒唐,差点就犯了大戒。夏闻天这么一说,舒伯杨暗自松了一口气,他感激地望了夏闻天一眼,接过夏雨递过来的杯子,说了声谢谢。夏闻天想,舒伯杨这个时候找上门,不会是跑来通风报信,舒伯杨不是那种人,他一定是还有别的事儿。“说吧,你今天来,有什么事儿?”舒伯杨沉默了,本来他还想就孔庆云的事儿多安慰夏闻天几句,再怎么说,出事的也是他女婿。可夏闻天这么一说,反把他的嘴给堵上了。夏闻天就是夏闻天啊,这种时候,恐怕也只有他才能做到镇定自若,舒伯杨心里感叹着。他今天来,果然不是为了孔庆云的事儿,而是政协有件事难住他了,思来想去,只能请夏闻天出面,但他真是张不开这个口。舒伯杨还在犹豫,夏闻天又说话了:“伯杨,你不会是跑来跟我瞎熬时间的吧?”舒伯杨忙起身,惴惴不安道:“夏老,这个时候给您添麻烦,真是过意不去。”“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婆婆妈妈了,坐下说吧,我夏闻天还没到你担心的那个份儿上。”舒伯杨这才说:“全国政协调研组马上就要到金江,省上抽调的委员名单已定了下来。”夏闻天没做声,这事儿他听说过,两个月前舒伯杨找他,说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和国家*要联合组织一个调研组,深入江北,调研高校工作。当时舒伯杨还征求他的意见,省上抽调哪几位委员参加合适,夏闻天没表态,他是退下来的人,这种事不便发表意见。没想到今天舒伯杨竟为这事儿专程登门造访,难道选派的委员不合适?他再次将目光定在舒伯杨脸上。舒伯杨不安地挪了挪身子——在夏闻天面前,舒伯杨老是感到拘谨,这是多年来养下的坏习惯。在老领导面前,尊敬是一回事,怕又是另一回事。夏闻天不希望别人怕他。“伯杨啊,这件事犯不着你专门跑一趟吧?”夏闻天试探性地将话题抛过去,这时候他脑子里已闪出一个人,而且他敢断定,这人没被政协选上。“老领导,我是为……”舒伯杨吞吐着,还是不敢把来的真实意图讲出来。“你这人怎么回事,有话就说,这个坏毛病怎么老也改不掉。”“那我就说了。”舒伯杨就怕夏闻天不批评,夏闻天一批评,证明他对这事儿已上心了。“说!”“黎江北委员最终没进名单。”“什么?”尽管夏闻天已经猜到,但舒伯杨一说,他还是吃了一惊。政协成立调研组,专项调研高校教育,居然不让黎江北委员参加,这算哪门子事儿?“名单已经确定了?”“确定了,昨天晚上敲定的。”“是……冯培明同志的意见?”“冯培明同志坚持不让江北委员参加,还说……”“说什么?”“说这是省委金子杨同志的意见。”“政协成立调研组,关金子杨什么事儿?他是纪委书记,管好*就行了。”夏闻天本来克制着,不想发火,可一听金子杨插手政协的事儿,火气莫名地就上来了。“老领导,这事儿还得您出面,江北委员不参加,我怕……”“这事儿不用你多说。”夏闻天的脑子里接连闪过几张面孔,金子杨、冯培明……他们到底想做什么?沉思了一会儿,他又问:“省委别的同志呢,没人出面干预?”舒伯杨摇了摇头。又过了片刻,夏闻天郑重道:“这样吧,你设法跟庞彬来同志的秘书联系一下,就说我夏闻天有事要见庞书记。”舒伯杨脸上闪过一丝兴奋,他就知道,老领导不会袖手旁观。正要开口道谢,就听夏闻天又说:“还有一件事,你替我找一份江北大学二期工程项目规划书,这事儿要快。”lithium battery 名古屋市 耳鼻咽喉科 lipo battery kitchen cabinetry lithium polymer car sun shades 深圳装饰公司 外汇保证金